宁波代孕网服务哪家好

2021-01-17 21:49:55 来源:合肥晚报

女人的颜色分集剧情介绍 第31集

  妞妞被倩倩吓得尿了裤子,嘴里反复的喊着妈妈,谁都不理。妞妞的态度让倩倩感到很无力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王进和王妈妈带妞妞去医院看病,医生说妞妞经历了很大的打击,由心理压力引起的行为退化症,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惊吓。倩倩到王家来看妞妞,王妈妈怨恨她把妞妞变成这样,不让她碰妞妞。王进告诉倩倩,妞妞心智退化,大小便都不能自理,心智跟两岁的小孩一样,这都是因为失去最亲近的人造成的。

  王妈妈迁怒倩倩,见王进和她拉拉扯扯,气的大闹了一场,坚决不许她进王家的门,王燕也对倩倩冷嘲热讽,说她不可能是个称职的妈妈。王妈妈觉得夫妻有时候就是没有爱情,只是能够互相帮持,躺在一个床上的朋友,为了孩子也能好好的过下去。她让王进去把静宜找回来,把倩倩赶走,并强调妞妞只有静宜一个妈妈。倩倩不反思自己的行为,把一切过错都推到静宜身上,觉得是静宜抢走了自己的一切,更加怨恨静宜。

  叶慈云的病情已经稳定,但还是需要继续观察,医生叮嘱叶家的人尽量让他感到放松和舒适,压力和打击会让他有生命危险,叶妈妈一直守在病床旁。于清江让海波叶家的动向,听说小宝正在接受税务调查感到讶异。静宜面对叶爸爸心里很内疚,叶慈云知道自己的病情,他预感到这次很难再挺过去,他叮嘱静宜,无论什么时候,她妈妈留下的那条项链也不能丢。

  医生将静宜叫到办公室里交代她注意事项。于金趁机溜进了叶慈云的病房,他不死心还想向叶慈云索要“人之宝”的检测报告,他见叶慈云固执的不肯把报告交给自己,故意刺激叶慈云,告诉他叶小宝投资房地产被骗是自己设下的圈套。他威胁叶慈云如果不把报告交给自己,他就让小宝被警察抓走,在监狱里待一辈子。于金走后,倩倩又来到叶慈云的病房,将自己和王进的事都告诉了他,叶慈云在两人刺激下,终于与世长辞。

  于清江到医院来给静宜送饭,看见倩倩慌张离去的背影。清江和静宜回到病房发现叶慈云已经停止了呼吸,清江怕静宜承受不住打击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。清江在叶慈云的葬礼上,告诉叶妈妈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来找自己。清江在会上正式宣布,叶氏集团更名为华锦集团,同时保兰德也隶属于华锦集团。

  叶慈云死后高利贷债主上门逼债,小宝因为贪污和逃税被起诉,法院的工作人员带他回去协助调查,叶家的房子也被法院查封准备拍卖。于金派人偷偷潜入叶家,翻找“人之宝”的检测报告,没有找到,他猜测可能在小宝的手里。文童不甘心,想在王进公司举办成立仪式上大闹,静宜试图劝阻未果,文童扬长而去。

女人的颜色分集剧情介绍 第32集

  王进为华锦时装公司成立举办仪式这天,王进和姚倩倩正在台上讲话,叶文童冲进了会场,她大声告诉众人两人是骗子,并说两人有不正当的关系,大吵大闹被保安撵了出去。王进正安抚大家继续仪式,又冲进来一批找他要债的人,原来这些人是静宜引来的,她站在角落里,远远的看着王进和姚倩倩,心里感受着报复后的快意。

  叶爸爸死后,叶妈妈思念他每天以泪洗面,常常一个人抱着叶爸爸的照片呆坐,静宜劝她要坚强。倩倩惊慌失措,怕静宜和文童报复,她抱怨王进不够果断,跟静宜纠缠不清,让他不惜一切代价跟静宜离婚。倩倩又因为妞妞的事,跟王进发了一顿脾气。妞妞的病情让王妈妈担心不已,她无奈只得将静宜找来。王妈妈小心翼翼的向静宜道歉,静宜对她瞒着自己让自己养妞妞的事怀恨在心,王妈妈不顾静宜的嘲讽,请求她把妞妞带在身边抚养,静宜欲拒绝,王燕告诉她妞妞病的很重。静宜看到妞妞的样子,心里像被针扎一样痛。

  静宜把妞妞带回了家,文童和叶妈妈见了妞妞也很心疼。静宜到倩倩的公寓指责她对妞妞做的事,讽刺她做王进的老婆更胜于做妞妞的妈妈。本站原创剧情。倩倩反驳静宜,血缘关系抹不掉,自己始终都是妞妞的亲妈。王妈妈把妞妞送给静宜养,让倩倩六神无主,她找姚妈妈和赵贵生帮她想办法。静宜把妞妞接走,王进很不满责怪王妈妈,他坚持妞妞只要跟她的亲生母亲在一起,就会有安全感,就能够稳定下来,而且妞妞迟早要接受姚倩倩是她生母的事实。王妈妈不让他插手妞妞的事,她已经打算好,等妞妞的病一有好转,就接回妞妞。

  于清江让于金帮忙调查王进新公司的资金来源,于金满口答应。王进找静宜谈判,想要回妞妞,静宜不同意。王进想让静宜劝妞妞接受倩倩,静宜勃然大怒,王进又想用钱来解决,静宜更是恨的咬牙切齿。静宜让王进拿他现在所拥有的全部来换取离婚,又或者和姚倩倩一起来给自己跪下请求自己的原谅,她就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。

  海波觉得公司人手不够,建议清江招人,清江让海波把文童找回来,文童虽然也正在找工作,但听海波说让她跟姚倩倩在一个公司工作,立刻拒绝。雄心勃勃的王进走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,仿佛看到自己的未来,正志得意满,倩倩却闯了进来,她满脑袋里都是静宜和妞妞的事情,无法好好工作,她来询问王进和静宜谈判的结果。倩倩担心妞妞跟静宜太久,会失去妞妞,两人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,相互指责当初的事情。